【中国新闻网、都市快报等】小女儿4岁半被拐走 18年后因为人口普查找到了
时间:2021-1-29 15:10:34来源:湖州市公安局阅读人数:9,999










    


小女儿4岁半被拐走 18年后因为人口普查找到了 

   

    张成杰是湖州市德清县乾元派出所副所长,5年前的夏天,一对夫妻推门进来,手上拿着照片。 

    夫妻俩是贵州水城县人,在德清一家工厂打工,“小女儿4岁半的时候,被人拐走了!” 夫妻俩流着眼泪。 
    张成杰想帮帮他们。

    人口普查找到小女儿的下落 

    2020年12月30日,德清公安局刑侦大队DNA实验室民警何治疾接到一个来自江苏盱眙警方打来的电话。 
    “他们比中了5年多前我们采集DNA的一对夫妻。”而这对夫妻正是张成杰记挂的那对贵州夫妻。 
    丈夫姓尹,2002年12月30日,小女儿满满(化名)失踪后,在老家贵州报案,当地的办案民警、身边的亲朋好友和志愿者们在大街小巷寻找了一个多月,但依旧杳无音讯。 
    这些年,夫妻俩一边打工,一边寻找女儿的下落,后来带着大女儿到了德清。 
    他们看到德清警方对打拐防拐的宣传,了解到采集DNA可以帮助寻亲,就到了乾元派出所。张成杰为这对夫妻采集了DNA,送到德清县公安局刑侦大队DNA实验室。 
    “做完检测之后,我们立即将检测结果上传到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,但可惜的是当时没有比对成功。”何治疾说。 
    “这次能够比对成功,是因为人口普查。”何治疾说,去年10月,盱眙县派出所民警在辖区走访时,偶然得知辖区内一户人家有个20多岁的养女一直没有户口,小学毕业就外出打工。 
    当地民警展开调查,这一查,发现了问题。 
    “那个人不是我的亲生母亲”,养女提出要做DNA,当地民警为她采集了血样,并将检测结果上传到了全国打拐信息系统。 

    18年后一家人团圆 

    再次接到张成杰的电话,尹先生一家简直不敢相信:“找到了?是真的吗?” 
    从时间来说,18年前的12月30日,满满失踪,18年后的同一个日子,等来了满满的好消息! 
    前不久,这家人终于团圆。 
    一进派出所,妈妈快跑过去,一把搂住站在沙发前的女儿满满,呜呜地哭起来,满满也在哭,爸爸一把抱住母女俩。 
    从门口到沙发只有十几步路,他们一家等了18年。 
    “18年来一直找一直找,我就知道一定会找到!”尹先生拿出自己准备好的玩具,都是女儿满满小时候最喜欢玩的。 
    18年前的满满是短发,18年后的她长成大姑娘了,长发披肩。 
    这些年来,一家人从未放弃寻找,大女儿一直在贵州老家留心着周边有没有与妹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,而夫妻二人在外也一直拜托身边人帮忙寻找。 
    尹先生说,这些年妻子因为思念女儿,经常会拿出女儿小时候的照片翻看,看着看着就会哭,因为哭伤了视网膜,现在看东西都十分模糊。不认识几个字的尹先生,也在周围朋友的帮助下开始学习拍摄短视频,在各个平台上发布,就是希望女儿有一天能够刷到自己。两人从贵州一路打工,每到一个地方,他们就挨家挨户,拿着照片给当地人看。 
    自从接到乾元派出所的电话后,夫妻俩一直睡不着觉、吃不好饭,心焦得盼着早日与女儿相认。 


    发现自己喜欢吃辣 没想到自己就是贵州人 

 

    看着长大的女儿,妈妈不时地捧起她的脸庞,拨弄着她的头发,“这些年怎么过的?” 
    其实,满满这些年过得并不好。 
    盱眙当地派出所民警找到她时,她说的话让民警心酸,“我不知道自己多大了,以前也没过过生日,我随便选了一天当作出生日期,名字是上小学需要登记时随便说的。” 
    2020年10月15日,盱眙县公安局桂五派出所民警知道孙某女儿没户口后,让孙某通知女儿回家来办户口。但孙某拿不出满满的出生医学证明及相关身份证明。 
    孙某说,孩子不是他的,是他在外打工时认识了一个姓彭的贵州女子,彭某因身体原因不能再生育,她提出带孩子过来和孙某一起住。彭某就带着满满,从贵州到了盱眙。 
    一年多后,两人因琐事争执,彭某离家出走,留下满满给孙某。孙某后来再婚,生了孩子。 
    因为没有户口,满满无法继续念书,找关系上到小学毕业后,便在家里做起农活。烧火、搬玉米、做饭……她从小就学会了养活自己的技能。 
    满满说,自己从小胆子很小,家里一来人,她就会躲在房间里不出来。 
    2014年,满满外出打工,因没有身份证,只能坐黑车,只能偷偷靠打零工维持生计。离家后,满满再也没有回过盱眙,与养父家里基本断了联系。 
    满满说自己到南京打工后,在做服务员期间遇到一位很好的老板娘,打碎盘子也没罚钱,给客人上错菜也没有批评她,一个月有2500元的工资,还在饭馆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朋友,和朋友一起租了房子。 
    现在,她做一些手工编织包放在某平台上售卖,销量还算不错。 
    也许是残存在记忆中的饮食习惯吧,满满说,一次,她吃到了贵州的小菜和辣椒面,觉得非常好吃,后来经常买来吃,“没有想到,我就是贵州人”。 

    儿时有几段记忆刻骨铭心 

    为帮助满满解决户口问题,桂五派出所民警去彭某老家,但她不在老家,进一步调查后,发现她在南京市浦口区。 
    彭某说,自己在贵州生的女儿左手拇指上有个胎记,出生后3个月,她便把孩子送人领养了。后来孩子体弱多病,3岁时,领养人让她把孩子领回去,但她发现领回的孩子没有胎记。后来,她外出打工,认识了孙某,就带着孩子到了盱眙。 
    这个孩子就是满满。 
    但在满满记忆里,却不是这样,“我记得她给了我一块糖,说要带我出去玩,后来我就跟她上了火车”。满满很激动地说,虽然儿时的记忆很多都记不清了,但有几段刻骨铭心。 
    “这个是你小时候最喜欢的钓鱼玩具,你还记得吗?”爸爸尹先生拿着玩具的手抖着,看着女儿满满,小心翼翼地问。 
    满满泪流满面,在她记忆中,她不但喜欢玩钓鱼玩具,还喜欢在家门口的池塘里钓鱼。 
    在她印象里,留着儿时妈妈的影子,“妈妈的头发很长,人很美,回家时有一个楼梯转到二楼”,但她不知道去哪里找,“我小时候自己总爱闹,还好吃,经常要妈妈买零食吃”,这些碎片记忆,成了满满一个人挨日子的安慰。 
    “以后无论你想去哪儿,我们都会尊重你的意见”,情绪稍稍平复后,一家三口的手紧紧握在一起。与自己大姐视频通话后,满满就和母亲在一旁说起了悄悄话。 
    满满说,待自己平复好情绪,就会和父母一起回老家看望亲戚朋友,也希望父母能够多陪她几天。 
    目前,对彭某是否涉嫌拐卖儿童,盱眙警方把材料移交给了贵州警方,警方还在做进一步调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