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双料”团伙被连根拔起,织里公安分局破获一起传销诈骗案
时间:2020-8-4 16:45:47来源:湖州市公安局阅读人数:5,161










    

    7月18日,吴兴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,依法对10名涉嫌诈骗团伙成员作出批准逮捕决定,其余同案23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取保候审,这个“拔出萝卜带出泥”的传销转诈骗案件终于告一段落。

传销转诈骗,“机智”团伙被连根拔起!


    2020年2月28日,织里公安分局接到一起报警称被人以网络交友的方式诈骗2500元。经过民警的奋力侦查于3月2日在南浔某出租房内抓获14名犯罪嫌疑人,涉案总金额10万余元。原本案件到此就告一段落,但在审讯中,牵扯出一位受害者张某,在他的叙述中,民警感觉案件并没有就此终结……

抽丝剥茧 团伙终落网

    从受害人张某的口中,民警得知对他实施诈骗的除了已被抓获的王某(女)之外,还有一名女性谭某。其在王某被抓后依旧与张某保持着联系,通过各种方式索要“红包”。而这位谭某就是某个传销小团体里被称为“谭导”的人。根据此情况民警又进行了一轮抽丝剥茧的侦查,引出了和她“同级别”的传销人员若干名和他们称为“陈大”的更高一级成员。根据这一情况,织里分局立即成立由分局主要领导为组长的专案组,集中分局精干警力开展侦查。经过连续3个月的缜密侦查,6月初,犯罪嫌疑人聚集的7个“根据地”基本确定。

    6月9日凌晨,织里公安分局集结80余名警力进行集中收网。最终抓获犯罪嫌疑人33名,现场收缴智能手机67部,直板手机82部,银行卡58张。经过连夜审查,核实该团伙涉案金额高达100余万元,3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诈骗罪被依法刑事拘留。

“谈情说爱” 诈骗不手软

    96年的小陈在江苏打工,2019年4月,他通过某交友软件认识了老乡阿丽。内向的小陈,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待在寝室里,所以阿丽的嘘寒问暖对他很受用。很快两人就确定了“恋爱关系”。逢年过节,小陈都会给她发红包;平时,阿丽也会以需要买衣服、叫外卖等理由向小陈索取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的钱财。11月,小陈还特地赶去见了阿丽,阿丽带他进入了自己吃住的“根据地”,小陈发觉这似乎是“传销”便劝阿丽离开,但阿丽并不领情。回到江苏后,小陈一边劝阿丽,一边依旧被需要回老家的路费、换手机等理由索要红包。直到民警联系小陈,他依旧为阿丽求情。当民警把阿丽手机内和众多受害人的聊天记录,小陈才恍然大悟,这场“恋爱”原来只是为了不断骗取他的钱财。

    而和小陈一样的人远远不止这些。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对传销有了防备心理以及疫情等因素,生意变得“不景气”,于是转行做诈骗成了他们新的“出路”。从最早混迹于各个社交软件APP编造女性人设,到购买变身器与受害者聊天。他们利用团伙作业的便利打造上百个女性角色进行诈骗。如果对方提出语音或者视频聊天需求,他们便让女性成员出镜和出声,营造真实感受,以便榨取更多利益。他们还将传销惯用话术运用在诈骗中,通过每天嘘寒问暖,逢年过节索要礼物,以及各种“意外状况”急需用钱等方式,一步一步将被害人的钱收入囊中。在挑选被害人的时候,他们也尽量选择和他们年龄相仿的95后、单身、身处异乡的男青年,利用他们涉世未深进行情感轰炸,以达到诈骗的目的。

传销转诈骗,“机智”团伙被连根拔起!


误入歧途 人生路漫漫

    在审讯中,民警发现年龄最小的刚成年2个月,却已经在该组织2年多了。大部分成员都是95后,学历普遍在初中水平,仅有的3名本科学历的已经成为“导师”。他们往往来自信息较为闭塞的山区,家中经济条件并不理想,早早辍学就想来大城市“闯一闯”却误入歧途来到了传销组织。

传销转诈骗,“机智”团伙被连根拔起!


    在物证收集过程中,民警看到了他们的作息表“早上6点起床、上早课、洗漱、午觉、工作(实施诈骗活动)、汇报心得……”每天的时间都安排格外精准。严格的阶层管理、严明的惩罚机制牢牢地将成员们“锁”在组织里。为了节省开支,他们往往买来一大堆土豆、黄瓜、茄子等低价蔬菜进行简单烹调。而诈骗得来的钱财除了应付日常开销,他们还会交给“导师”或者更高一级的“某大”用于增加自己的业绩以求获得“提升”。而在很多成员的包里都有统一的“上课资料”、“纪律规范”以及手抄的“心得体会”和众成员的社交网络方式的账号和密码。如此严格控制成员的时间和空间进行“洗脑”和“监控”让他们无法与外界有紧密的联系,更好的从他们身上夺取经济和精神利益。在聊天记录里,“报告”、“收到”“检讨”等字眼出现频率很高,可见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们已经被禁锢在“导师”绘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。

传销转诈骗,“机智”团伙被连根拔起!